第八十一章 登陆战(1 / 2)

大唐不良人 庚新 7582 字 3天前

谁也料不到,那处飞檐居然会松动,造成致命的失误。

更没料到,在殿内酒宴的鬼室福信,居然能在嘈杂的环境下听到这么微小的声音,只能说是运气太坏。

如今奈何?

苏大为身体蓦地定在半空中。

他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聂苏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后,一只纤细的手抓住自己的脚踝。

有了这个力点,才使他没有继续下坠。

殿内的环境诡异的安静下来,客人有倭人,也有百济人,听到鬼室福信的喝问,都停下说话,以及手里的动作,一个个好奇的四处张望。

“台主,出了何事?”

宾客里,有一名倭人,放下酒杯,以倭语询问。

在座的都是百济贵族重臣,或者是倭人使者,百济上层因为与倭人天皇一系通婚,所以用倭语和扶余语都无障碍。

鬼室福信本人为百济武王扶余璋的从子。

从子也就是子侄辈跟随在身边行走的意思。

武王逝去以后,这十几年来都是扶余璋长子,人称义慈王的扶余义慈当国。

而鬼室福信,即为义慈王从弟。

鬼室福信身兼倭人与百济王族血统,可以说是当代联系倭国与百济的纽带人物。

原本官居“恩率”,为百济官职中的三品官,比黑齿常之的“达率”倒还低一级。

现在因功已升任“佐平”,百济朝中一品官。

也就是俗称的一人之下,官居一品。

但是此次宴请,鬼室福信是以百济夫余台之主的身份,请倭人与百济重要人员,在“南台”聚会,所以在座宾客,皆称他“台主”。

台主,南台之主。

掌机要,掌夫余台内贵族子弟的历练、考核与升迁。

还掌管着机密情报。

对外情报战略。

北台之主则为道琛。

搜罗天下异人,为百济所用。

被那倭人询问,鬼室福信脸上闪过一抹狐疑,正要说话,忽间一只黑猫蹿上窗棂。

“猫,有猫!”

有人喊了一声,那黑猫回头望了一眼,一纵身跳出窗外,不知所踪。

“原来是只猫。”

鬼室福信自失的一笑,又摇摇头心中暗道:看来是自己太多心了。

随即又脸色一沉,高声道:“南台守卫呢?将今夜值守的每人施以十鞭,让他们警醒点,不许任何东西靠近南台十步,记住是任何东西。”

“是。”

一名守在殿上的卫士脸上闪过惧色,抱拳应下,匆匆出去布置。

片刻之后,听得外面响起阵阵鞭响和抽打之声。

隐隐还有卫士闷哼和惨叫。

在场的宾客都知鬼室福信在百济极有权势,却没想到他行事如此果决霸道。

能充任南台卫士者,皆如大唐的金牛卫,都是权贵子弟,哪一个背后没有雄厚背景?

但鬼室福信,只因为一猫扰了雅兴,便将今夜值守者,统统施以十鞭,丝毫没有顾忌。

传闻他与道琛在百济权柄之大,仅次于义慈王,果然不虚。

在殿内重新恢复热闹酒宴氛围的时候,聂苏已经将苏大为拉回房顶,心有余悸的拍了拍饱满的胸口,吐了吐舌道:“吓我一跳,还以为阿兄会掉下去。”

“真掉下去就麻烦了,幸亏小苏你身手够快。”

安文生也是一脸后怕。

他方才也动了,只是比聂苏稍慢一线。

而且他的身材出此胖大,万一动作过大,只怕没救住苏大为,反倒是踩碎几片瓦,或是跟着一块掉下去,那才是前功尽弃。

聂苏有些小得意的扬起下巴:“阿兄,现在知道带我过来是正确选择吧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我们家小苏最有本事了。”

苏大为伸手揉揉她的头:“刚才那黑猫是怎么回事?怎么跟小玉一模一样?”

“是……”

聂苏双手食指在虚空画了一个圆。

圆中无数细小的水珠凝聚成镜,手指再点,赫然如影幕般,现出小玉的样子。

安文生在一旁看得讶异,伸手过来一捞,手径直从幻影中穿过。

“是幻像?”

“然也。”

聂苏故作卖弄的晃了晃脑袋:“当年那个老道送我的唐镜就有这种功能,可以将小红投映出来,我看了以后就学会啦,我叫它镜花水月,总之呢,不凑近看,足够骗人的眼睛了。”

苏大为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妖孽妹子,一时无语。

什么叫看了以后就学会了……

镜花水月,我看叫水幕电影更合适。

这天赋究竟是怎么来的?

谁要是有小苏这本事,恐怕真的能做到异人第一吧?

“阿兄,还好我够机灵,把小玉投映出来,若是方才一下子失误,投出黑三郎就麻烦了。”

苏大为和安文生对视一言,一时皆无语。

可不是嘛。

一只猫跳上窗,合情合理。

若是跳起一只大黑狗,只怕连鬼室福信都会吓到,大叫“有鬼”。

神特么的,在夫余台这么戒备森严的南台,还能从外面跳进来一只大黑狗。

先是惊,接着恐怕就是半岛传统艺能……

剁了这黑狗给宾客们加道菜了。无忧